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日志

 
 
关于我

故乡河南,管理学博士,农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博文纯属个人观点,自言自语。谢谢!

网易考拉推荐

梅之殇(原创小说)  

2018-02-28 15:44:58|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回乡见闻之一:

梅之殇(小说)

                                    中州客

巧梅十九岁那年夏天,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她爹妈就让她跟着村上的人到南方城里打工去了。巧梅在村里长的是最俊的,一米六七的个头,瓜子脸,皮肤白里透着红,双眼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逢人一说话就笑咪咪的,两个圆圆的酒窝子深得能乘下一两茅台,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马尾在脑后跳跃着。在南方打了三年工,今年都二十二了,穿衣打扮又有了南方女孩子的洋气,穿条牛仔裤,屁股翘得高高的,大长腿直直的,粉红的紧身毛衣把胸前撑得饱满圆润。每年春节前回到村里,一大帮大姑娘小媳妇围着她啧啧称赞:“巧梅,你长的跟电影明星范冰冰一样,不知道那个小伙子有福气消受呀?巧梅,你干脆给南方有钱的大老板当二奶吧,别回咱们村里了! 咯咯咯咯”巧梅举起拳头就追着她们打,姑娘们的笑声把路边觅食的一群老母鸡吓得飞了起来……

女大不能留,留来留去爹娘愁。巧梅的村里,女孩子十八、九岁就开始有人提亲说媒了。两个年轻人一见面还算满意的话,双方家长见见面,一起吃顿饭,喝场酒,女方家选个日子,让男方把彩礼大张旗鼓地送到家里,女方在村里把街坊四邻召集起来大吃大喝一顿,这门亲事就定了。年轻人除外打工,只有过年才回村里,春节前正是集中相亲的日子。过了春节,送过彩礼的男孩女孩就可以一起出去打工了,两人吃住在一起,倒也节省了些开支,女孩的爹娘在家里也放心了许多。在外打工时,若不慎擦枪走火怀了孕,再回来到乡里民政所扯上结婚证,生了娃留给爹娘看着,又出去继续打工。

巧梅的爹娘看着花一样的女儿,心里也很着急。去年春节,巧梅从南方回村过年,她二姨的表婶子来到巧梅家,给她娘说自己村里有个好“媒茬”,和咱们家巧梅正合适。二姨的表婶子家住在县城的郊区,现在县里都在扩建环城大马路,建什么经济开发区,还搞什么城镇化,农民集中上楼住什么的,村里本来离县城二十几里路的,现在愣是成县城边子上了。村在县城边,经常进城逛逛,偶尔还能在县政府大院门口溜达溜达,往里瞅瞅,看到县长的小卧车铮亮铮亮的,好气派。城边上的村民就觉得自己也是城里人了,表婶子觉得巧梅这样的好姑娘嫁过来,也不屈枉的晃。

二姨的表婶子说的这个小伙子叫三全,比巧梅大两岁,家里就他一个男孩,下有两个妹子,三全初中毕业就回家了,说一看见书本就头疼。三全爹年轻时在北京当过兵,算是见过世面,退伍后在村里当过几年村长,后来村长实行选举时,村里一个在省城承包建筑工程的老板给村民每人发了两百元,三全爹就下台了。三全爹丢了村长后,像变了个人,动不动就摔盆打碗地骂人。前几年县城青菜涨价,看别人种反季节蔬菜挣钱,家里也流转了五十亩地,爹妈和雇的两个亲戚起早贪黑,盖上塑料大棚种菜,县城里的小超市和集贸市场上都有他家的菜,家里的日子过得挺殷实的。巧梅的爹娘一听,觉得很满意,巧梅一听也笑眯眯的不说话。“祭灶”那天,表婶子拉着巧梅和三全在县城的“麦当劳”吃了顿汉堡、薯条,两个年轻人算是见了面,互留了电话,互加了微信。巧梅回家对娘说:“除了矮了点,黑了点,还行。”三全也对表婶子说:“我没有意见,只是我爹妈说今年塑料大棚被冰雹砸了,种的菜也毁了不少,维修需要不少钱,彩礼能不能不要了,或少要点?我们家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就一个男孩,嫁过来还不都是她的,不会亏待她的。”

二姨的表婶子传过话来,巧梅的爹娘作了难。巧梅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大弟弟学习不错,在县一中上高二,看样子考个二本的大学应该不成问题,真要是老坟里冒青烟,家里出了个大学生,四年下来也得十几万哩。小弟弟生下来就有病,整天病殃殃的,四岁那年到县医院让医生瞧瞧,又是化验又是照相的,花了几百块,医生说是得了先天性心脏病,需要到省上、北京大医院做手术,越早越好。巧梅一年打工下来,挣的能剩下万把块钱就不错了,都留着给弟弟治病的,可什么时候才攒够啊?再说这两个男娃也要结婚彩礼钱啊!想想心里都憋的慌。

巧梅爹娘嘀咕了一夜,爹第二天天一亮就打电话给二姨的表婶子说:“她表婶子,彩礼不能少啊,不要彩礼我们在村里没法见人哩,街坊邻居看笑话呀!那样吧,俺们不多要,按照咱村里的标准,彩礼钱20万不用一次性给了,现在城里不是时兴分期付款吗?咱们也分期付款吧,今年春节定亲先拿八万八,图个发财,剩下结婚前再给吧。不过,其它彩礼不能省了,半扇子猪肉,一只羊,再买十样东西,每样六件,图个十全十美,六六大顺啊。她表婶子操心了啊,事成后少不了你的大猪头红鲤鱼哩……”。

三全的爹妈心里不太高兴,想不同意这门亲事。可三全一想起巧梅的深酒窝,口水就想流出来,非闹着要爹妈答应,说是和巧梅一见钟情。三全爹想了又想,就一个儿子,结婚早晚要花钱,谁不定明年彩礼像城里的房价一样,又涨了哩。去年春节前阴历二十六,三全和家里亲戚十口人,前面开着一辆借朋友的“QQ”牌小汽车,后面跟着一辆“东风小康”货车来巧梅家下彩礼。一进村,就放了一万头的长鞭炮,一村人都围在巧梅家的院子外看热闹。货车上装的整只羊肉和半扇子猪肉有二百多斤,用大红纸包着很喜庆,烟、酒、奶、点心、双汇火腿肠、六个核桃露等六十箱礼品把货车装的满当当的。一摞八万八崭新的人民币,粉红粉红的闪人眼,巧梅爹接过来转手交给了村里的会计富贵,村里就富贵数钱快,富贵往手指头上吐口吐沫,当着来看热闹的全村人,动作和乡信用社柜台上的漂亮营业员一样,一颗烟的功夫就数了一遍。富贵喜咪咪地大声喊道:“二哥,八万八,一张不少,发发发啊!”

    去年春节前下过聘礼之后,巧梅和三全通过微信视频聊天经常联系,聊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黏糊。今年夏天,塑料大棚上的事情不多时,三全坐火车跑到巧梅打工的南方城市玩了十几天,两个年轻人在南方那个大城市里,像城里的年轻情侣一样诳街K歌,夜里吃小吃,喝啤酒,只是看着这城里的高楼大厦心里飘忽忽的。有一天,两个人从练歌房出来,三全在附近的快捷酒店开了房,两个人在一起过了一夜后,三全更是知道了巧梅的好。

三全从南方回来后,就和爹妈商量今年春节前把婚事办了,马上托二姨的表婶子传话给巧梅爹娘,巧梅爹说:“办了可以,就是去年说的剩下的彩礼钱得先拿来。另外,三全要给巧梅在县城买套楼房住,八、九十平米就中。出嫁时三全要给巧梅买金戒指、金耳环、金手镯戴着才能出门。婚礼要在县城的饭店办,要排排场场的……”。

三全爹又做了难,这买房子和婚礼算下来要四十多万啊!这刚进入秋天,青菜卖不上价钱,加上去年修塑料大棚花费不少,家里没有多少积蓄了,怎么办呢?前几天,三全爹去城里卖菜时,遇到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在发小广告,也顺手塞给了三全爹一张,说什么不用担保抵押、只用身份证就可以到“鑫鑫匹图匹小贷公司”借钱。三全爹把小广告翻出来,和三全妈和三全商量后,咬咬牙,跺跺脚,经过一番录像、签字、画押后,借了四十万出来,月息百分之二十,半年还清,若还不上,过期加罚日百分之五。钱有了着落,三全每天欢天喜地的和巧梅视频聊天,有时还把房子的装修图录成小视频,在微信里发给巧梅。三全爹每天天一黑,总是抽着烟和老伴嘀咕道:这一天的利息,要卖多少筐菜才能抵得上啊?慢慢的话越来越少了……

秋天走了,冬天来了,三全的婚房买了,也装修好了,家用电器也装上了,好日子也请“先生”算过了,就定在春节前的阴历二十六。巧梅也提前从南方打工地回到了村里,婚宴也在县城的馆子里定下了,每桌五百元的标准,预定二十桌。三全家到处都是喜洋洋、红彤彤的。腊月二十三这天,三全爹站在凳子上,“祭灶”大扫除房梁上蜘蛛网,接到了小贷公司崔老板的电话。崔老板说国家要整顿金融乱象,小贷公司不能乱开了,本公司要关门歇业了,你借的钱要连本带利提前还回来,请理解一下本公司的难处。三全爹接了电话,愣了半天,两眼一黑,从凳子上栽了下来……

三全手忙脚乱,把爹送到县人民医院检查,有惊无险,只是受点皮外伤,并无大碍。婚礼照常进行,各项准备都有人负责,有序推进,就等新娘子巧梅进家门了。阴历二十六这天,按照“良缘婚庆公司”的安排,三全西装革履、手捧鲜花,坐上婚庆公司用加长“奇瑞”轿车改装的“奔驰”,把巧梅接到了婚礼现场,亲戚朋友,街坊邻居,同学发小,都来贺喜,场面热闹,这里省略一万字……有婚庆公司录像为证。巧梅来到三全爹妈面前行礼,司仪高声要新娘改口喊“爹、妈”,并接了“改口费”。这时候,只见三全爹从脚底下拿出一台电子秤来,对巧梅说:“你站上去看看吧”。巧梅不解,懵懂懂地站了上去。三全爹走到司仪面前,要了他的话筒说:“俺这个媳妇九十二斤重,俺们家一共花了五十六万八才娶到家,每一斤合六千多块啊,六千多块,我得买多少亩青菜啊?这媳妇太贵重,和王母娘娘一样了,俺娶来也养不起,还是回娘家去养吧,今天的宴席算是我家请客,大家吃好喝好”。三全爹说完,硬着脖子,气呼呼地走了。

婚礼就这样不欢而散,三全爹说的也是气话,三全和巧梅虽说脸上发烫,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但还是每一桌都敬了酒,拜了堂,入了洞房。参加婚礼的一位年轻人多事,把三全爹的话用手机录了小视频,发到了“今日头条”网上,还加了个题目“请问新娘的白肉多少钱一斤?有奖竞猜,猜对有奖,奖品为该新娘陪睡一夜”。很快,网上发酵,转发过千万,有嘲笑的,谩骂的,点赞的,还有人肉收索巧梅一家的。巧梅打工的南方工厂的姐妹也打电话,问巧梅怎么把自己卖得这么贵,给点经验学习学习。巧梅的大弟弟巧柱今年夏天,刚考上了省城的一所二本大学,也被同学打电话问:“巧柱,巧梅真是你姐啊,那我们哥几个就不参加有奖竞猜了啊,哈哈哈……”。

整个春节,巧梅不知怎么过去的。以前,半天不看手机,心里就没了魂。现在,巧梅看到手机就害怕得像见了鬼。三全每次看完手机上的留言,就对着巧梅一顿乱骂。有天晚上,三全出去聚会喝醉了酒,回来就把巧梅摁倒在床上,边折腾边说:“妈了个X,你这肉价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比我找小姐贵多了,啊……”。

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新出嫁的姑娘回娘家的日子。巧梅回到了村里,和爹娘一起吃了元宵,看完电视里的“正月十五闹元宵”晚会,等爹娘睡着后,熄了灯,一个人慢慢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起早的村会计富贵在村子的后山坡上,发现巧梅吊在了一颗歪脖子柳树上。她悬空的脚下边,一株腊梅黄黄的,刚刚绽放……

 

(写于2018224日,28日改毕。本篇小说根据2018年春节回乡见闻创作。)

  评论这张
 
阅读(9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