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日志

 
 
关于我

故乡河南,管理学博士,农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博文纯属个人观点和自娱自乐,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本人在凤凰网的博客地址:// yangfanhen.blog.ife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金融危机何时才会平息?(转)  

2009-03-22 08:14:39|  分类: 金融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比美国和日本处理金融危机的方法·重新认识CDOBIS

 

         世界金融危机还没有平息,美国政府决定再次对正在进行经营重组的银行业巨头花旗集团公司和保险业巨头AIG集团公司给予资金援助。美国政府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加强干预来遏制事态的进一步恶化,但是却忽略了其它一些很重要的问题。例如,如何从根本上处理不良资产的等。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重新振兴经济就很难理得清头绪。此外,导致这次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CDS(信用违约掉期合约)的交易清算也没有开始,市场的不安定因素依然存在。这一系列原因都令金融机构决定加强自我资本管理制度,并缩紧对外贷款。这样一来世界经济形势就变得更加严峻了。

一、AIGCITI的不良资产处理毫无进展

    美国政府和美国联邦储备局(FRB)进一步加强对AIG保险公司(以下简称“AIG”)和花旗银行(以下简称“花旗”)的支援。政府提高对AIG和花旗的注资比例,令这两家大公司归为国有,由政府实施统一管理。

1.美国政府处理危机的想法太天真

    美国政府在去年9月和10月先后两次给AIG融资,金额共计1228亿美元,政府从而获得了AIG80%的决议权,但当时的政府依然只是充当着“贷款人”的角色。此后,在去年11月和今年3月政府又再次注资700亿美元,减轻其还贷负担。这时政府才行使其80%的决议权,成为AIG的所有者。

    美国政府对花旗在去年10月注资250亿美金后,又于11月再次注资200亿美元。今年2月末,政府将其持有的部分优先股转换为具有决议权的普通股。因为美国国民历来对银行国有化的抵触情绪很高,所以政府为避免持半数以上决议权,转换的普通股仅占银行股份的36%。相对这一点来说,政府对AIG的支援就显得更加深入、彻底。

    美国前总统布什,一直期待能通过注资来帮助金融机构实现自我再生,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过于天真了。

要想让金融机构重新振作起来关键是要处理掉其担负的不良资产。金融机构通过卖掉部分优良资产来筹集资金,作为处理不良资产的费用。开始时,金融机构为了尽量控制政府资金介入,只同意接受政府的临时贷款和少量注资。但是,随着金融危机形势的恶化,原本打算收购金融机构资产的基金公司等买家的购买意愿消失。资产卖不出去,对不良资产的处理也随之滞后。金融危机的形势每况愈下,优良资产的价值不断减少,损失越来越大。金融机构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重整旗鼓已经不太可能,政府为保证金融系统的组织结构,只能积极主动的介入。

2.美国政府成为金融资产的买家

    美国政府在支援AIG时,主动出资购买其资产,表明了要为其提供处理不良资产费用的立场。例如,从AIG处收购ALICO等美国内外保险事业的举动就证明了这一点。政府对花旗的援助也是如此,花旗本来预计卖掉个人证券事业部等非核心部门来解决资金问题,但进展却不顺利。此时政府挺身而出充当买家。这虽然解决了花旗的燃眉之急,但同时也在另一方面加速花旗集团解体的进程。

    政府的金融援助终于起了作用,AIG和花旗的不良资产处理开始进行了。支援的效果好,不良资产的余额就少,反之效果不明显,不良资产的余额就多。

    AIG把不动产担保证券(RMBS)转移给FRB下属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随之其负担的不良资产从去年9月的640亿美元,到12月末为止减少了50%。不良资产的金额虽然减少了很多,但导致其不良资产发生的CDS契约合同却并没有减少那么多,与9月份相比到12月末,仅减少了20%,剩下的80%还没有解决。

花旗也已经跟政府签订了合约,欲转移其到去年11月末为止的3000亿美元不良资产,但实际操作还未正式开始。奥巴马总统上台后,希望用于支援花旗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能由政府和民众共同出资组成,最高收购花旗1兆美元的不良资产,来帮助其度过难关。但到目前为止愿意出资的民间企业迟迟没有出现,所以花旗的不良资产处理何时能够真正开始现在还是个未知数。奥巴马总统是否能发挥其新政权上台的“三把火”,来把美国经济引上光明之路,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一回:(08916日)融资额度850亿美元(另外增加8.5%利率);AIG股票79.9%的购买权

第二回:(108日)融资额度增加到1228亿美元

第三回:(1110日)融资额度减少到600亿美元(另外降息3%);注资购买400亿美元的优先股;向不良资产接收公司融资525亿美元

第四回:(0932日)由于ALICO的事业转让,融资额度减少到250亿美元(未降息);注资金额达到700亿美元

第一回:(081028日)注资购买250亿美元的优先股(向9大银行同时注资)

第二回:(1123日)注资金额达到450亿美元;由政府出面担保其不良资产(约3000亿美元)

第三回:(09227日)把相当于250亿美元的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取得36%的决议权)

 

 

 

 

 

 

 


二、政治是妨碍政策执行的根本阻力,也是必须要解决的难题。

    FRB主席伯南克在本月3日召开的会议上指出,由于日本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泡沫经济破灭时,没有“迅速、积极的作出对策和行动”,才导致日本经济在那之后的十年间一直低迷不振。他强调说:“我们美国不能像日本一样。”但目前来看,经济危机恶化的速度相当快,美国政府是否能够及时的制定出合理的对策,就很难预料了。去年10月,也就是在著名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破产的1个月后,政府就立刻给金融机构注入了巨资。就行动速度而言,比起当年的日本,美国政府的行动要快得多。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美国政府在注资额度上对经营良好的摩根大通集团(JP Morgan Chase &Co.,)和亏损严重的花旗集团竟然相同,这种“盲目注资”的结果就是花旗集团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资金仍然不够,因此请求政府追加注资。这一点和日本政府在1998年对日本大型金融机构一律等额注资的错误做法如出一辙。

    目前看来,美国政府并没有认真地对金融机构的资产进行彻底调查,只是一味的注资支援。因此,美国是否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做法,是否会借鉴日本当年的经验教训,还要看其今后的行动。

    上世纪80年代末,日本的泡沫经济就已经开始瓦解,但是政府一直没有采取相对应的措施,直到19993月在对各家银行进行资产调查后,才注入了7.5兆日元(约750亿美元)。但已经为时过晚,要全部解决经济衰退后积累的诸多问题,至少需要花费几年的时间。那时的旭日金融集团和三菱日联金融集团早已陷入了无法独自经营下去的困境当中,政府在对这些金融机构进行资产调查时的标准很难确定,所以调查开始后很长时间都不能准确推测其损失程度。

    现在,欧美国家的政府为拯救此次金融危机已经投入了近百兆日元,仍然没有换来金融市场的安定,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准确推测出此次金融危机将会造成的多大损失。

    本次金融危机中导致金融机构损失的主要源头就是不动产证券(RMBS)等分解重组成的债务担保证券(CDO)。由于CDO的交易没有完成,所以其本身没有一个明确的市场价格。不仅如此,CDO产品本身的复杂性决定了要推算其理论价格也相当困难。要如何处理CDO,行家们众说纷纭,有的说:“既然难以估计,那就干脆把它看作零!”这种说法虽然有些过激,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想要去除市场上的不安定因素,确实需要作出一些果断大胆的决定才行。

    其实在诸多困难中,最需要克服的难题就是政治。奥巴马新政权目前虽然拥有非常高的支持率,但并不代表其在议会上说一不二。奥巴马总统上台后,立刻着手制定了一些对策方案,但方案在审议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阻力。虽然执政党民主党在议会中占绝大多数席位,但却不足以完全抵挡住共和党的反对意见,再加上美国国民一直以来对政府注资金融机构抱有很反感的情绪,所以这些对策方案迟迟难以落实。

    粗略估计CDO的资本总额在全世界已经超过了200兆日元(约2兆美元),近期又有日资证券公司人士预算说:“要想从根本上处理掉这些不良资产,至少需要投入近百兆日元。”很明显,如此巨额的资金投入决策,想在议会上不遇到任何阻力就顺利通过是不可能的,这就是美国这个民主国家的“民主代价”。但美国政府和议会目前在对经济危机的认识上还是能达成共识的,所以能否制定出政府、议会以及国民都满意的解决放案就成为问题的关键了。这次的世界经济危机给日本经济也带来了巨大影响,若不是日本经济同样恶化,日本政府对美国现在所遇到的难题就不会袖手旁观了。

日本和美国在面对危机时的对策比较

  

   

9711月〉·山一证券、北海道拓殖银行

               破产

083月〉·救助贝尔斯登证券公司

9月〉·雷曼兄弟投资银行破产

983月〉·向21家银行注资共计1.8兆日

              元(约1800亿美元)

       ·救助AIG,融资金额达到850亿美元

10月〉·向9家大银行注资,共计1250亿美元

 

11月〉·向花旗集团追加注资

091月〉·向美国银行追加注资

7月〉·对19家大银行进行集中检查

2月〉·对19家大银行开始进行资产查定

10-12月〉·日本长期信用银行、日本债券

             信用银行实现暂时国有化

       ·将持有的花旗集团优先股部分转换为普

         通股,从而获得了36%决议权)

3月〉·向AIG追加注资

993月〉·向15家银行注资,共计7.5

              兆日元(约7500亿美元)

 

4月〉·完成金融机构的资产查定

        要解决资金不足状况,靠民间投资有困难

        的话,政府会注资

 

 

0210月〉·发表金融再生项目、强化对

               金融机构的特别检查

035月〉·向旭日银行注资2兆日元

        (约2000万美元),实现其国有化

 

三、“清算机构”的迟来令金融机构难以逃脱CDS的恶性循环

    AIG陷入经营危机的主要原因是CDS问题。CDS是一种对企业破产风险进行买卖的金融衍生产品。金融机构在放贷时,由于担心向自己贷款的企业因破产而不能偿还债务,就在AIG等保险公司或其它投资机构处针对该项贷款购买补偿保险,定期支付“保险金”,把企业破产的风险转移给保险公司。一旦发生企业破产的情况,他们就会向保险公司索赔自己贷出去的本金。这种补偿保险的保险对象除企业等实体外,还包括不动产担保证券等金融商品。

    次债问题的恶化,导致市场环境随之改变。保证对象的企业破产、证券化商品不兑现等问题不断出现,金融机构随即向保险公司寻求索赔,需要履行的保险合同数目开始飞速增多。另外,因为CDS债权本身可以买卖,所以虽然受损的保险公司和投资公司越来越多,但却很难确切掌握损失程度,进而导致金融市场的不安定因素高涨。

    CDS商品的复杂性体现在很多方面。首先CDS能不通过交易所,进行私下买卖,此外在CDS上还可附加其他金融商品。因此CDS债券中的资金流向与其合同本身的所属等问题就变得相当复杂,有的在经过许多周折后,甚至扩大到最初金额的几十倍。

    金融危机加剧,相关人士最担心的是CDS经过复杂的买卖交易膨胀扩大以后,合同还能否被如约兑现的问题。这就令买卖双方都谨慎起来,CDS的流动性开始相应降低,与其有关的证券价格也大幅下落,金融机构陷入了持续亏损的恶性循环当中。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美国、欧洲各地都开始要求设立清算机构,由清算机构来帮助整顿CDS的复杂交易,代替当事人来处理金钱上的事务等。但由于CDS的参与者们对其所支付的担保金以及制度标准各持己见,很难统一,所以真正的清算工作还迟迟没有开始。

    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在去年9月成立了关于CDS等金融衍生商品的研究会。到今年2月为止已经召开了多次会议,会议探讨的内容和结论降在3月份公布。

四、银行对自我资本的管理制度加强,导致放贷紧缩,令监督部门重新审视眼前的当务之急。

 在金融危机仍然不断恶化的形势下,国际金融首脑会议预计于今年42日在英国伦敦紧急召开。其中将要讨论的一个焦点就是有关BIS(国际决算银行)重新制定自我资本管理制度的问题。

    2007年开始BIS的管理制度在世界上很多国家被先后采用。制度内容是根据借款人信用度的高低,在贷款风险金额上设定差值。当融资对象是盈利的公司时(盈利多少是衡量其信用度高低的标准),融资金额的20%就被设定成风险金,相反倘若融资对象是亏损企业,自然其信用度就会降低,那么给他们融资的风险比例就会增加,最高可达融资金额的150%

    开展国际业务的银行至少要留存风险金总额8%的资金储备。在整体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企业的信用度会相对提高,风险金总额就会减少,必要的储备资本降低,银行可以灵活运用的资金就相对增加,进而就会向市场积极放贷。相反遇到如今的恶劣环境时,企业信用度下降,银行资金开始持紧,自然就会缩紧放贷,这无疑是又给不景气的经济雪上加霜,结果导致经济动荡的幅度更大。

    日本三菱日联金融集团的调查咨询部门根据日本历史上经济低潮时的数据推测出,这次经济危机中如果金融机构不增加运营资金,仅日本的三大银行就将发生4.6兆日元的放贷紧缩。资本不足的现象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不断扩大,各国的金融机构在权衡利弊之下都决定首先要缩紧对外融资。这样一来国际市场上的资金流量骤然减少,“金融保护主义”现象开始显现出来。

     英国的英格兰银行(BOE)在去年10月份的金融安定报告中表明,将要制定一套促进经济增长的资本管理制度。这套制度中会包括 “可变的自我资本”——即在经济良好时期要求银行增加自我资本,用来预防以及缓和发生经济危机时所带来的贷款紧缩现象。

    世界各国可以根据本国的国情,自由对BIS的管理制度进行适当调整。例如日本的金融机构在对融资对象进行风险鉴定时,主张适当放宽标准,不能只根据该企业暂时的盈利与否就判断其风险系数的高低,而是主张运用长久的眼光来看其发展前景如何,他们认为这种做法对抑制自我资本不足状况的发生是更为有效的。当然,要解决问题光靠放宽标准是远远不够的。BIS研究认为银行的账目外交易其实也是导致金融危机发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同时,也希望各国的金融监管部门都能对那些热门的证券化商品的评定标准以及银行的监督管理制度有一个新的认识。

(2009/03/22转自ABC《东京通讯》)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