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日志

 
 
关于我

故乡河南,管理学博士,农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博文纯属个人观点和自娱自乐,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本人在凤凰网的博客地址:// yangfanhen.blog.ife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师恩难忘-怀念我的中学老师(原创)  

2008-07-17 09:43:45|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是老师和学生最高兴或是最失落的几天。因为,一年一度的高考录取工作开始了,十年寒窗后的结果奠定了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想想真的很残酷。看到这些90后的孩子,想想自己的求学生涯,当一切变得越来越远时,我越来越想念中学时代那些难忘的老师。

                                                                          曲老师

曲老师是我的小学老师。1976年他从部队转业回来,就到我们村办的小学教我们数学,成为我父亲的同事。他在部队时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经常发表一些新闻报道稿件,这种爱好当时在农村的小学里是不多见的。每当我们做完数学作业,他就拿出一本《解放军文艺》念给我们听,我的文学启蒙可能是从这时候开始的。当时他已经27岁了,父亲早逝,家有一老母,还有一位找不到对象的患病哥哥,所以他也老是找不着对象,心里很苦恼。有一次,别人给他介绍个邻村姑娘,让他去见见面,他就借骑我二爷爷的一辆半新不旧的“凤凰”牌自行车去相亲。因骑车技术欠佳,回来时摔倒在河沟里,把自行车的大梁摔断了。那时有辆“凤凰”牌自行车就相当于现在有辆“奔驰”,摔坏了可不得了。归还自行车时,我二爷爷非要他赔辆新的,曲老师坚持说这辆自行车本来就有裂纹,只要到修车铺焊接一下就行了。两人各不相让,最后竟不顾老师身份大吵了一架,从此谁也不理谁了。当时我们村小学教师中,只有二爷爷因其右派平反补发了工资才买得起自行车,当成宝贝似地把主要部件用彩色塑料薄膜缠绕得漂漂亮亮,车后轮瓦上还贴上“日行千里”的红标语,把他的自行车弄断了,他能不心痛吗?

现在想起来,曲老师的教学观念绝对超前。教数学课时,自己决定不用河南省教育厅革命委员会的统编教材,改用他自己在“文革”前上学时的代数教材,这一决定使我在小学5年级就学到了代数、解方程等初中的课程。所以,在恢复高考之后,当河南省教育厅把教材改编之前,我已掌握了代数的所有公式、定理及解方程的技巧,为我以后考上县重点高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想,如果曲老师不改变当时的教学内容,我的命运可能也会发生改变。

1977年,一代伟人邓小平决定恢复高考制度,各省组织考试、命题。我们村办小学共有三位老师参加,只有曲老师以180分左右的成绩被开封师范学院(后改名为河南大学)中文系录取,在当时引起轰动。我清楚地记得河南省语文考试的作文题是《我的心飞向了毛主席纪念堂》,北京市的作文考题是《雨后》,他的语文考了80多分,数学却仅考了12分,成为我们的笑谈。接到录取通知书后,曲老师的老母亲把自家腌制的咸菜装在罐头瓶子里,准备让他到学校吃一学期。他当时没有到开封的路费和必要的生活费用,学校的所有民办老师就从每月5元钱的工资中拿出1元、2元的捐给他,我父亲也拿出了2元钱,我二爷爷也抛弃前嫌,作为公办教师的他收入多,就拿出5元钱来,曲老师感动得连说等毕业有了工作一定还、一定还。从此,我心中就有了偶像,就幻想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每当假期到来,曲老师回到我们村必到学校去鼓励我,给我讲大学生活的美好,希望我一定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我心中的大学梦想从此形成。

后来,曲老师放假不再回我们村了,假期里就留在县城他对象家了。那时,我也考上县重点高中到县城读书了。曲老师因考上大学,他那患病的哥哥也找到对象结婚了,大学生活费用的增加仅靠亲戚朋友捐款不行了,他经人介绍在县城找了个对象,女朋友在县城一家百货商场当售货员,收入较高,在当时是令人羡慕的工作,人长得颇漂亮,愿意帮助曲老师完成学业。假期到来,曲老师回来就到她家里住,经常到学校喊我去她家改善生活,大吃一顿用大肉做的捞面条,我当时又高兴又自卑。记得有一次吃过饭,曲老师的对象看到我冬天仍光着脚,就把她穿过的一双黄色尼龙袜给我穿,这双袜子我一直穿到高中毕业。等后来读了路遥写的《人生》,书中的主人公高加林总觉得很熟悉,我就想起曲老师和那时的自己。

1982年我参加高考时,曲老师已经毕业分配到我们县文化馆工作了。考试那天,我的父母亲是不可能管我的,曲老师就像现在高考时的家长一样,帮我做各种准备。买来毛巾、风油精、治疗拉肚子的药,每天吃饭也改在他家里,考完一门就帮我分析可能得到的分数。等7月10日最后一门课结束时,曲老师说回去告诉你爹准备钱吧,你也到家祖坟地里烧一刀纸放一挂鞭炮吧,你肯定能上分数线,到报志愿时我帮你选择学校。8月份,我知道我考了441.5分(本科分数线395分)时,曲老师匆忙赶到县高中,在我的志愿书第一栏中,填上了北京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这一选择决定了我一生的职业,成就了我与北京农业大学的不解之缘。

                                                                        王老师

1979年,我15岁。炎热的夏天过后,我从村办学校通过参加全县考试、复试后进入县重点高中。9月初,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父亲背着一麻袋子高粮和玉米混合的粮食,坐公共汽车把我送进学校的大门。那是我第一次走进县城,看到街道两边彩旗飘飘,人声鼎沸的繁华市井生活时,我这个来自豫东农村的孩子一脸的迷惘与兴奋,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使自己的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到学校报到后,我被分配在“一六”班,开始和王老师正式交往。

王老师早年毕业于开封师范学院中文系,身高体胖,很魁梧,两只眼睛特别大,让学生们感到很可怕。一年级时教我们语文课,我是语文课代表,负责收发作文本。当时,他可能有40岁左右,妻子在一家县办工厂上班,收入很低,家中有5个孩子,老大女儿和我们同班,最小的儿子刚刚4岁,家里生活十分困难和紧张。粉碎“四人帮”之后,知识分子的工作热情和高度的责任心,促使他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们,讲课的认真劲就甭说了,对作文批改仔细到每一个标点符号、每一个错别字、每一个语法错误。每当我的作文写得让他比较满意时,王老师就站在讲台上微笑着念给大家听,然后让我再抄写一份贴在教室后墙上的“学习园地”里。所有的作文的内容我现在都想不起来了,但我的自信心就是在王老师的培养下不断地增长的。王老师发现我对语文感兴趣后,就把学校语文教研组订的《中国青年报》给我偷偷地拿出来看,以扩大我的知识面,在高二时鼓励我选文科班,抓紧时间写点东西向报刊投稿。记得从高二开始,我不知天高地厚地向《春风》、《萌芽》等当时流行的文学刊物投稿,结果收到的都是编辑们打印好的、内容千篇一律的退稿信。

高中二年级上半学期,周口地区举行全区语文知识竞赛,全校共派了5名学生到地区参加比赛,最后只有我得了个三等奖,获得的奖品是一本《新华字典》、一本《古文译注》、一本塑料封面的笔记本。笔记本中的插页里,印刷的美女像让我感到青春萌动,一直不舍得使用,最后不知怎么丢掉了,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惋惜。记得王老师接到获奖通知书后,利用晚自习的时间,让班里所有同学都停止读书,他表情严肃地把奖品放在讲台上,郑重其事、十分高兴地宣读了我的获奖通知书,让我走上讲台,双手把奖品颁发给我,并在我的肩膀上狠狠地拍了拍,这一拍当中包含的爱,温暖我一生。此次竞赛活动的其他试题我都忘记了,但有一道题我仍然记忆犹新。这道题就是对照杜甫的一首诗“感时花溅泪”的上句,填空写出下句“恨别鸟惊心”。写到此,对王老师的怀念也让我“儿女共沾巾”了。

进入高三,学校为追求升学率,把六个班中成绩居前5名的学生集中在一起,组成一个“重点班“,加上一部分学校老师的子女和开后门进来的学生共有40余人,王老师又成为班主任。除了关心我们的学习之外,王老师又像父亲一样,照顾我们这些农村来的孩子们。当时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刚开始,学生家里都比较贫穷,我们班30余名男生睡在一间大房子里,沿着三面墙都是用木板搭成的简易床,两名男生睡在同一张床上,一人头朝外,一人头朝墙,被子里长满了虱子,呼噜声咬牙声梦话声与尿臊味混为一体。王老师每天夜里11点到12点准时来查铺,看看谁没有回来,看看谁的被子踢开了。最让我难忘的是有一天早操,因为严重的营养不良,我两眼冒金星摔倒在操场上。王老师知道后,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拿出5元钱,买来教师食堂用的饭票送给我,让我补充营养。在以后的几天里,我在教师食堂吃到了大肉包子、肉片煮白菜等老师也不经常舍得吃、我家过年才吃得上的饭菜。王老师给我的5元钱,我从没有想到归还他。我知道,我永远也难以还得起这5元钱所包含的东西。

1983年,我在北京上大学已经一年。因为所在的班升学率达到70%以上,王老师被评为全国优秀班主任。他写信给我说:河南省教委将组织全省优秀班主任去北京旅游,到时候他要到学校去看看我。当我满心欢喜地等待他来北京时,王老师又来信说:河南省教委因经费紧张,只选部分代表去北京旅游,他没被选上,被别人“代表”了。但是,县政府奖给他一辆上海产的“凤凰牌”28型自行车。要知道,当时买这种车需要150元钱不说,还需要现任政府领导的批条呢。我做出的这一点成绩,政府给我这么多奖励就很高兴了,去不去北京无所谓。

1987年的一天,一位高中同学告诉我,王老师因患癌症去世了。我听后很难过,长时间不联系使我竟然不知老师生病住院,连一声问候的信也没有写一封,他最得意的学生没能在老师的病床前照顾,没能为老师的去世戴一朵白花哀悼,我感到内疚和自责。如今,王老师的坟头上已是芳草萋萋,不知什么时候能到老师的坟前忏悔,为他添上一把黄土,鞠上几个躬?是啊,王老师!你当年的教诲常在耳边回响,你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的梦中出现,你是我人生道路上最重要的老师!你永远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

同学们,尊敬和爱戴自己的老师吧!

(2008/07/17)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