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日志

 
 
关于我

故乡河南,管理学博士,农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博文纯属个人观点和自娱自乐,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本人在凤凰网的博客地址:// yangfanhen.blog.ife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八十年代青年人的“精神鸦片”(原创)  

2008-05-08 16:31:57|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以言志,诗歌最能反映一代人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的精神追求,也是一个时代里最重要的文化镜像。我很庆幸自己在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活里,正赶上了诗情迸发的好时代。

1982年,我考入北京的一所大学后,加入的第一个学生社团就是文学社,文学社里的主要工作就是组织诗歌朗诵会、油印自己创作的诗歌。文学社的成员大都留着长发,穿着新潮的衣服,嘴里常常冒出几句舒婷、顾城等当时著名的朦胧诗人写的句子,一幅玩世不恭的做派,当时感到是非常时尚新潮的。

实际上,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不仅农村经济体制开始改革,中国的诗歌也开始反映中国人的思想和精神追求。1979年,当时最著名的诗歌杂志《星星》复刊,成为现代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当时,北岛、芒克、食指、舒婷、顾城、傅天琳、杨牧等一批年轻诗人在新诗潮中展露头脚,在青年人中引起强烈的反响。他们以表达自我心理感觉和自我意识强烈的诗歌被称为“朦胧诗”,有些诗歌的句子只能感觉感悟,一般很难看明白直接表达的意思是什么。所以,当时主流诗坛上的代表人物公刘、艾青、臧克家等对“朦胧诗”进行了激烈的批判。如公刘对“朦胧诗”在“历史观上的片面和情绪上绝望悲观”表示痛心,艾青指出“朦胧诗”的创作“排除了自我以外的东西,把我扩大到了遮盖世界的地步了”,臧克家痛斥“朦胧诗”是“诗歌创作的一股不正之风”等。但是,越是批判,朦胧诗越是受到年轻人的欢迎。因为,八十年代初期的大学生都是出生在六十年代,这一代人经历了思想禁锢和思想解放、经历了物资贫乏和物资逐步丰富、经历了理想主义教育和市场经济的启蒙,这一代人处于理想主义与现实世界、财富占有与精神追求、梦想实现与精神失落、前途光明与未来迷茫等多重矛盾的交织之中,这些矛盾把六十年代生人变成了一种“夹心饼干”,形成了六十年代生人社会责任感和自我意识都极强的独特精神气质。比如,潘晓在《中国青年报》上就发出了“人生的路啊,为什么越走越窄?”的呼喊,引起了全国青年的大讨论。所以,他们有很多内心的东西要表达、要发泄。写诗、喜欢诗歌就是一种最好的表达自我方式,“朦胧诗”反映了80年代人们刚刚苏醒的精神生活,是当时最为享受的精神食量。诗人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时代明星,每个大学、每个专业、每个年级、每个班级、每个寝室都有写“朦胧诗”的人,即使不会写也会背诵几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或者把舒婷的《致橡树》、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北岛的《回答》等抄写在笔记本上,有时写给远方的女生的信中。

受到校园诗歌的感染,我们82级的学院团委决定也组织一个文学社团,办一份文学刊物,并让我负责组稿、刻蜡版和印刷。刊物的名字也是我起的,叫《窗外》,意思是渴望看到外边的世界,走出自我。在发刊词中我写了一首诗《窗外的绿色》:

窗外,

柳林一片,

似远望的海。

春风走过,

泛起绿色的波浪。

浪花,

是那柔软的柳丝,

叶片上那淡黄色的晕圈,

是海的梦。

是谁在这波浪上飞翔?

那是勤劳的蜜蜂;

是谁在这海面上吟唱?

那是不知趣的蝉。

我多想是那翻飞的蜜蜂,

随意采集这绿色的春光。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感到了大家的信任和期待,乐此不疲地每星期去请校园里的“明星诗人”看电影、吃冰糕,以求他们赐稿,回来后自己在寝室现画版样,再一字一句地刻蜡版,刻好后在一名同学的帮助下用滚筒油印机印刷,像解放前白色恐怖地区的地下工作者印革命传单一样,搞得满头大汗、满身黑色油墨,然后装订成册,分发给文学社的社员。在办刊物的过程中,自己也经常“假公济私”,把自己写的诗歌发表在重要的版面上。比如,在与女生分手后心情不好,写了一首《哀秋》:

当残雪覆盖了秋天的坟墓,

我感到冬日的悲凉。

秋天死了,

在我播种过的田野上,

为何颗粒无收?

那南飞的大雁,

为何也匆匆躲开我?!

对春天的明媚阳光

我怎敢奢望!

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我总是在迷惑:

是秋天不属于我,

还是我不属于秋天?

回头望望自己的脚印,

还是把梦寄托于炎热的夏天吧,

自己去完成一个美丽的童话,

我不知,

又讲给谁听?

这首诗被班主任发现后认为比较消极,把我请到家里谈话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相信,那快乐的日子总会来临!”你看,班主任谈话也是用诗歌的啊!

由于整天忙于办这份文学刊物,第一学期我的两门功课只考了50多分,可我向任课老师解释我是为了办文学刊物写诗歌耽误了做作业的时间后,把我主编的《窗外》送给他们看,两位老师说:还有点水平吗!给你61.5分吧,免得补考啊!

80年代,真是一个遍地诗人、遍地风流的年代!那么青春、那么清纯、那么浪漫、那么美好!

我很欣赏《星星》杂志现任主编、著名诗人梁平所言:鸟过留痕,时过留诗,有诗在,时间亦是可以翻阅的……

                 (2008/05/08)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