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

 
 
 

日志

 
 
关于我

故乡河南,管理学博士,农学硕士,高级经济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博文纯属个人观点和自娱自乐,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本人在凤凰网的博客地址:// yangfanhen.blog.ife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伤逝的幸福河(原创)  

2008-02-09 14:00:27|  分类: 文学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家乡越久,与故乡的情感牵系就像风筝的线一样越来越长。无论你曾经在故乡生活到几时,无论你曾经生活过的故乡是贫寒还是富有,无论你离开后定居到哪里,故乡终究是你梦中的归宿,是你心中永远的绿荫。

其实,我所谓的故乡,也就是童年时生活过的小村庄,她位于豫东平原上一个非常偏僻闭塞的小地方。从出生到考上高中,我和父母一直生活在这个只有200多口人的村子里。所以,在我成长的记忆里,村子里和那时的中国农村一样,贫穷而安静,村子四周的田野和绿树映衬着土坯房,树下的公鸡、猫、狗等农家伺养的动物和树林中的小鸟使村子显得非常生动。树阴下成为农家午饭和晚饭的天然大饭桌。每当吃饭的时候,住得相近的几家20多口人陆续从自家的厨房出来,端着吃的、喝的在树下聚拢,你可以吃我的辣椒,我也可以把筷子伸到你的碗里捞块黄瓜。男人们讲着收成,女人们讲着邻里短长,村子里到处弥漫着浓浓的乡情和亲情。这里所说的幸福河,是我们村子西边一条河流的名字。

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所有儿时的欢乐都与幸福河有关。不知是因为儿时的错觉还是事实如此,印象中的幸福河曾经是一条很宽很湍急的河流。河两边有很高的堤坝,坝内坝外都长满青草和庄稼。河水清澈见底,静静地流过我们的小村子。每到夏天,河里成为孩子们戏水的乐园,在去村办小学的路上或放学回家,我和几个调皮的小孩都要到河里游一阵“狗刨”才去教室上课或回家,有几次玩得忘了时间,迟到了,被当教师的父亲罚我们几个到教室外站了一节课。我母亲听说后,更是怕我被河水冲走,非常严肃地告诉我说河里有妖怪,前几年就把邻村的一个叫小毛的孩子吃了,今年又是该吃人的时候了,你不听话也会吃你的。我往往是害怕几天后,就又去和小朋友们在河里打水仗了。那时,关于河水的水温和深浅都能成为好奇的孩子们话题,那幽暗的河水和河里茂密的水草,衍生出许多千奇百怪的故事,这些故事编织成我们童年无数个梦。

喜欢水是人们的天性,大人们在夏天也喜欢到河里洗澡。我记得特别是在麦收季节,天气炎热,那时没有机械设备,麦收全靠人工进行,割麦、扎捆、装车、打场、扬场使男人们黑黑的胸膛上粘满了麦糠,汗流浃背时搔痒难耐。每当干完农活后,村子里的男人们顾不上吃饭就跑到河边,齐刷刷地脱得精光,一头扎进河水里,一个“猛子”出来后,身上爽快无比,决不比今天的桑拿差。

如果说幸福河的白天是男人们的天下,那么,夜晚则是妇女们的世界。村子里长年以来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男人们晚饭之后不能到河里洗澡,更不能到河边瞎溜达。夜晚,河水更清凉,天上的星星倒映在小河里,河水变得神秘而多情,只有此起彼伏的蛙鸣声提醒人们这是炎热夏天的夜晚。村子里的女人们收拾干净晚饭后的锅碗瓢盆,把小孩子哄睡后就三三两两地来到河边,下河洗去一天的疲劳。人多时,大家就嘻嘻哈哈地说笑起来。静静的夜色里,那笑声传得很远很远,偶尔有鱼儿被这笑声惊醒,一下子跃出水面,在夜色中划出一条弧线,惊得女人们的笑声一片,小河似乎也真正懂得了农家妇女对贫穷而又实在生活的热爱。

小时候,我从没有想过幸福河的源头在哪里?为什么水老是源源不断地向东流淌,只知道她给我们带来欢乐,也给我们带来美味。童年的物质生活是贫困的,每天的饭菜少见油腥。大人们是爱我们的,总是想方设法到幸福河里去捉鱼给他们的女人和孩子们改善生活。我记得最为壮观的捉鱼方法是我们村子里的男人们一起出动,在河里排成两排,一排十几个人皆袒露上身,用自己家做的逮鱼工具——“罩”捉鱼。“罩”是我们那一带独有的渔具,用竹子做成,上口小到可容一条胳膊插入,下口大约直径1米多,中间用多道竹篾固定成圆形,很像西方贵夫人穿的大裙子。男人们同时把“罩”迅速地插到河底后,把手伸进“罩”里摸一遍,若有鱼就喊:“等一会,我罩住鱼了”,男人们都停止前进,等到把那鱼捉住,扔到岸上给拾鱼的小孩子后,再一起“起罩”和“下罩”。几十个“罩”组成的捉鱼队伍使鱼无处可逃,没有团结合作的精神会使无数鱼漏网的。小时候,我印象最深的捉鱼方式是一个人用“鱼叉”捉鱼,这完全靠眼力判断和过硬的投掷技术,我们村只有一个人能干这活。不论春夏秋冬,他整天手拿鱼叉和鱼篓在河边不停地溜达,冷不丁的他就停下来把“鱼叉”飞一样投掷到河里,等把“鱼叉”拉出来时,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也同时浮出水面,他在众人的羡慕声中露出憨厚的微笑,一天也能捉十几斤呢。可惜那个人家里很穷,整天在河边捉鱼被生产队长认为是“二流子”,一直打光棍,加之老母亲生病,捉的鱼从不舍得自己吃,偷偷地卖给农村里办红白事的乡亲了。现在想起这种“独行侠”式的捉鱼办法,实在是“酷”!

1979年夏天,我告别幸福河到外地上学,每到假期我都要到河边去走走看看。每一次回乡,当我怀着急切和兴奋的心情寻找记忆中的幸福河时,失望之情越来越重,我的忧虑也越来越重。80年代中期,随着当地政府号召要消灭乡镇企业空白村,一个个造纸场排出的污水把幸福河变成了黑河、臭河;90年代以后,幸福河没有水了,裸露的河床证明了幸福河的伤逝。村子里到处可见红砖瓦房,高高的院墙把农家的生活隔成一家一户,人们在自家的院子里享受着激素含量偏高的鸡鸭鱼肉;在自己的楼房里用太阳能淋浴器流出来的、可能会带来皮肤病的水洗澡。一个个的小厂给村子里带来了钞票和富裕的生活,当年用“鱼叉”捉鱼的“二流子”成为厂长,用当年捉鱼的眼神在市场经济的大海里瞄准,捉住了不少“大鱼”,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款”,不但娶上了媳妇,听说还包上了“二奶”,可生下的都是怪胎。这也许是幸福河无言的反抗吧?!

中国的农民都经历了短缺经济的时代,都饱尝了三年困难时期挨饿的痛苦,都知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尴尬滋味,一旦政策松动,对物质和金钱的追求冲动就像火山爆发般剧烈。所以,就有了“村村冒烟、户户点火”的乡镇企业;就有了令政府头疼的民工潮;就有了农民对土地感情的淡漠;就有了对与人类共存共生的大自然的掠夺和蔑视。在我的故乡,曾经给人们带来无数欢乐的幸福河干枯了。可是,村子里的人却静静地、毫不奇怪地看着她的死亡,没有人制止,没有人惋惜。我心里十分茫然:这难道就是经济发展的代价吗?这难道就是我们要追求的小康生活吗?!

很多童年时的记忆越来越淡,唯独对幸福河的梦越来越多。无论是生机勃勃的幸福河,还是已经伤逝的幸福河,都是我的故乡。                                   

( 原文写于2002年07月21日,已在报刊公开发表,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